2020年流行“共享自习室” 你会选择花钱学习吗?
共享自习室
2020-12-02 20:37:16
392次阅读

共享自习室”在大城市中日渐流行。目前西安市场上类似自习室已经超过20家。而西安之外,上海、成都、郑州等多个城市的闹市区均已建起“共享自习室”。
早在2018年10月,就有媒体报道,成都闹市区中首次出现了“共享自习室”。彼时,该自习室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因为开设在写字楼里,租金等成本也不低,自习中心的生存面临压力。也有专家对其发展前景表示“质疑”,认为在用户的热情度、新鲜度下降后,“共享自习室”可能就无以为继了。
“刚开业时不被看好,此前一段时间也确实处于未盈利状态,仅保持着收支平衡。”6月28日,上述成都“共享自习室”负责人周先生告诉澎湃新闻,开业一年多后,自习室已实现“盈利”,目前已有两个分店,且正筹备第三家店。
周先生认为,创办“共享自习室”并不简单,从选址、室内舒适度的设计到运营模式、经营理念等方面,均需“专业”。“比如,自习室选址距离地铁的直线距离不会超过500米。”周先生解释,这是考虑到便捷性和安全问题,“方便客人来,晚上十点半关门后,顾客也能及时赶回家”。据其介绍,此前,也有政府工作人员前来沟通合作,建议将自习室开在有财政补贴的办公楼里,这样可以降低运营成本,但因为地址“达不到要求”,不得不放弃。
室内设计也颇需“考究”。周先生称,其店面适应顾客不同阅读习惯的功能区划分之外,饮水机、微波炉、打印机,以及茶包、咖啡、点心等也有配备,其中仅有打印机收费。该自习室每个月会举办交流会,有过留学经历的股东同会员分享曾经的经历,或请专业的语言培训机构老师为大家免费上课。
对于未来,周先生颇为乐观。“其实像日本、韩国,这种自习室很早就有了。”周先生介绍,其在国外留学时获知,有韩国籍同学家里便以开自习室为生:房子一楼是自习室,人则住在楼上。
“有需求就会有供应。”周先生称,国内一线城市的竞争、就业压力大,“共享自习室”的目标客户不是学生,而是要提升自己的年轻人。

自习室.png

共享自习室能走多远?
对于日渐流行的“共享自习室”,舆论争议颇多。看好者认为,“图书馆位置难抢”“家里学习太懒散没有氛围”,而置身写字楼的“共享自习室”,能够缓解教育公共资源短缺痛点,将成为城市白领或学生的新选择。但也有网友表示,“想学习在哪都行,没必要非去这种收费的地方”。
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于海告诉澎湃新闻,其看好“共享自习室”的前景。
“共享自习室,可以说是一个半公共空间,带有某种分享性、商业性,但它门槛低,让那些在人生道路上努力、奋斗、挣扎的年轻人出得起这个钱,我觉得这样的事很好。”于海表示,这类自习室的意义不仅仅在于“提供了一个空间”,而是“提供了一个空间里所需要的服务”,能够满足部分年轻人的需求。
于海表示,目前很多公共机构提供的仅是一个“免费的公共空间”,但这类空间有很多局限且没有相关服务,比如便捷性以及在此空间中人们的舒适度、不受打扰等问题。“在自由经济时代,人们寻找的是‘适合我的空间’,哪怕花点钱也是愿意的。”
对此,上海政法学院社会管理学教授章友德有不同看法。

3 - 副本.jpg

“这种学习室好像有很大的市场,但对于一些真正想要考研或者考证的年轻人而言,在这种环境下学习,成本或偏高。”章友德对“共享自习室”的未来并不看好,认为许多“共享”模式的投资往往具有跟风的特征。


相关推荐